<tbody id="or7ce"></tbody>
    <dd id="or7ce"></dd>
    <li id="or7ce"><acronym id="or7ce"></acronym></li>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1. 1.jpg
    2. 黨建網 > 黨史故事
      閩西“二十年紅旗不倒”的根源
      發表時間:2024-03-21 來源:中國組織人事報新聞網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閩西地方黨組織通過奪取革命的政治領導權、形成堅強的政治領導核心、建立科學的政治領導制度、提高領導干部的政治水平、增強領導干部的政治執行力等具體實踐,在革命斗爭中表現出了較為堅強的政治領導力。其積累的經驗教訓,為閩西“二十年紅旗不倒”打下了堅實的領導力基礎。

       

        奪取革命的政治領導權

        領導權是革命的根本和首要問題。在領導農民武裝暴動的初期,閩西各縣黨組織受機會主義遺毒的影響,“幻想國民黨還可以革一點命”,借國民黨的名義去做民眾運動,“不相信群眾力量,不發展群眾的力量,而使之依賴國民黨受國民黨的壓制,結果是取消革命”,沒有向群眾宣傳中共的主張,犯了“出賣黨、取消黨”的錯誤。

        1928年9月,福建臨時省委緊急代表會議再次批評閩西地方黨組織在領導農民暴動中忽視了革命領導權的重要性,“永定龍巖都有農軍受國民黨收編與勾結匪首的傾向與事實,他們要在國民黨旗幟之下,進行訓練,避免繳械,擴大力量,這顯然是使農民對國民黨觀念模糊,使一般同志腐化,助長反動派氣焰,消滅自己的力量”,犯了軍事投機的錯誤。為了掌握在農民暴動中的領導權,1927年底福建各縣負責同志聯席會議要求農民暴動一經起來,閩西各地黨組織便必須“勇敢直前干去,領導農民殺戮土豪、地主、紳士、沒收土地”,不能有絲毫的畏縮、遲疑、動搖。

        鑒于1928年閩西“四大暴動”中暴露出的“沒有政治指導組織,只有軍事的組織,以致群眾沒有政治上的認識”等對政治領導權認識的不足和錯誤,閩西各縣黨組織遵照中共福建省委指示要求,逐漸從多方面來鞏固黨的政治領導權。如,擴大宣傳,群眾才能認識黨、受黨的影響,在黨的領導下行動起來;健全黨的組織,“黨要經常的開會,進行日常工作,注意提拔工農暴動分子參加到指導機關來”;“與反革命派別奪取對于農民的領導權”;等等。

        此外,在統一戰線工作中也要注意堅持政治領導權??谷諔馉幈l后,閩西地方黨組織在中央的指示下,發揮高超的領導藝術,堅持主動求變,把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作為領導中國革命的新綱領,并強調要正確實施統戰策略,反對“左”傾關門主義和右傾投降主義。針對閩西游擊區實行統一戰線過程中暴露出的問題,1936年6月鄧子恢的《在統一戰線中幾個錯誤傾向》指出,在統一戰線工作中閩西南黨內的錯誤傾向主要有狹隘的關門主義和投降政策。其中投降政策的錯誤傾向,便是忽視中國共產黨在統一戰線中政治領導權的一個重要表現。

       

        形成堅強的政治領導核心

        對土地革命戰爭時期閩西地方黨組織而言,其完整的組織領導機構層級涵蓋自最高領導機構至基層支部之間垂直領導的全部層級。近十年間,閩西地方黨組織建立了以基層鄉村支部、區委、縣委、特委、省委為核心的領導機構,涌現出張鼎丞、鄧子恢、譚震林(被譽為“南方三杰”)等領導人。他們團結并肩戰斗,能夠發揮各自的長處,相互補充,起到了較好的上傳下達作用,形成了“善于將馬克思主義的普遍原理和閩西南斗爭實際相結合”“共擎南方一角天”的堅強的地方領導核心。

        閩西土地革命戰爭時期特別是三年游擊戰爭時期,張鼎丞、鄧子恢、譚震林團結一致,發揮各人所長。張鼎丞、鄧子恢倚重譚震林的軍事才能,稱他是“我們紅四軍四縱隊和福建省軍區的老領導”,要求各級干部“打起仗來,大家一定都聽震林的指揮”。譚震林非常敬重張鼎丞、鄧子恢,稱他們是“當地群眾領袖”,重大事情總是向他們討教,商量研究。

        此外,閩西黨政軍群團工作中還涌現出一批優秀領導干部群體,各級黨組織大多形成了本層級的領導核心,組建了鄉村支部—區委—縣委—特委—省委的垂直領導機構,將閩西群眾和黨組織凝聚為一股繩。閩西土地革命戰爭能夠“紅旗不倒”,其原因正如新四軍全軍第一次黨代表大會總結指出的“三年一切工作與發展黨起了絕對作用”,三年游擊戰爭能夠堅持、能夠勝利的根本原因在于有堅強的黨的領導和全黨上下同心。

       

        建立科學的政治領導制

        早期中共組織和領導機構是在極其殘酷、復雜的革命斗爭中建立和發展起來的,大多處于秘密狀態,這不利于黨的民主選舉制度的實施。

        面對這種情況,福建省在改選和健全各級黨的指導機關之時,一方面要求“從小組以至省委必須經過全體會議的選舉”,在白色恐怖之下也要盡可能地擴大黨內民主,指導機關由代表大會或黨員大會選舉產生。另一方面,采取靈活處置的方式:在條件允許時,盡量克服困難,采用選舉制;在情況緊急特殊時,采用委派制。如1929年3月,閩西呈現出可能造成割據局面的時局,福建省委把握時機,決定恢復閩西臨時特委,指定鄧子恢為書記。

        7月間,閩西革命形勢大好,此時召開的閩西一大正式選舉產生了閩西特委書記和委員。此后至1930年7月,閩西特委領導機關的兩次變動均由民主選舉產生。12月成立的閩粵贛邊特委亦是經黨的代表大會選舉產生。1932年3月,閩粵贛省委第二次代表大會選舉產生了福建省委常委和代理書記。1935年4月,閩西南軍政委員會的主席和各部部長亦是由選舉產生的

        集體領導與分工負責相結合,是黨內民主集中制的另一個重要原則。土地革命戰爭時期閩西地方黨組織努力創造條件積極推進集體領導制度的建立和實施。例如,針對閩西武裝斗爭中許多黨員暴露出的“不受黨支配工作,自由行動,不做黨工作,不守秘密,不到會,不繳費”問題,閩西特委多次強調要反對極端民主化,嚴密黨的組織,要求“一切問題要由支部集體的討論,一切工作歸支部”。

       ?。ㄕ幾浴陡=ㄊ分尽?023年第6期 張小清/文)

      網站編輯:白夢潔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久久狼人AV五月天,亚洲欧美日韩久久精品,一级a性色生活片久久毛片,亚洲精品中文字幕久久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