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or7ce"></tbody>
    <dd id="or7ce"></dd>
    <li id="or7ce"><acronym id="or7ce"></acronym></li>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1. 1.jpg
    2. 黨建網 > 黨史故事
      晉察冀的“吊兒大學”
      發表時間:2024-03-25 來源:中國組織人事報

        抗戰時期,晉察冀軍區在駐地河北平山縣吊兒村開辦了無線電訓練班和高級班。給高級班授課的是從北平燕京大學來的兩位“洋教授”。經過兩年的學習,“洋教授”認為學生“可以比較任何第一流大學成績毫無愧色”,“我們這里應當名副其實地稱作‘吊兒大學’”。就是這所名不見經傳的戰地“大學”,培養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導彈航天事業的奠基者和領軍人。

       

        抗日烽火中辦起訓練班

        1937年,八路軍一一五師政治委員聶榮臻率部建立了晉察冀抗日根據地。由于無線電技術人員匱乏,聶榮臻指示,要自己辦訓練班培養無線電技術人員。在軍區司令部電臺隊隊長鐘夫翔的主持下,無線電訓練班先后舉辦了6期,培訓學生500多人,基本上滿足了全區電臺運行對人員數量上的需要,但這些人一般只會用,不會修,更不會使用從日軍那里繳獲的新型電臺。為此,聶榮臻邀請了來自燕京大學的林邁可、班威廉擔任導師。

        聶榮臻非常重視高級班,從學生的選調到教學內容的安排都做出了具體指示和安排。為保證學生質量,軍區政治部從分區選調出一些上過大學、高中的優秀青年補充到高級班。還派人到北平、天津、保定等地購買大學物理、數學、無線電技術教材以及無線電收音機。經過近一個月的緊張籌備,高級班終于開課了。

        高級班教室設在離“國際和平飯店”大約0.5公里路的地方,是一間破舊的民房,遇到雨天,到處漏水。課桌是搭在幾個土坯上的幾塊木板,學生每人的全部“家當”就是隨身的被服、牙刷、碗筷,一套換洗的制服和一雙布鞋。教學用的粉筆、鉛筆、墨水、鋼筆、紙張等,全部是從日本人那里繳獲的戰利品。班威廉這樣描述當時的教學環境:“一邊是刻苦學習的莘莘學子,一邊是豬和雞,驢兒和石磨,還有一個老太婆常坐在教室的門檻上用雙手把麻搓成繩子”。

        高級班的26名學生,有在北平、天津、濟南上過大學的,有讀過高中的,他們都中斷學業投身抗戰?!把蠼淌凇备鶕W生入學時間不一、文化水平不同的情況,將他們分成甲乙兩個組。甲組由林邁可、班威廉直接用英語授課,林邁可講授無線電工程等專業課程,班威廉講授高等物理等基礎理論課程,每周各12小時。乙組的教學,由甲組學生王士光、林爽將聽課筆記譯成中文,刻印成講義,下午再由王士光輔導林邁可講授的內容,林爽輔導班威廉講授的內容。他倆既當學生又當“先生”,大家都親切地稱他倆為“助理教授”。

        在給這些八路軍戰士講授大學基礎理論課時,班威廉總覺得心里不踏實,就向聶榮臻坦陳心中疑惑:戰事如此緊張,八路軍怎么從前線把這些急需的人才調回來學微積分這樣的課程,這對戰事有什么用處呢?聶榮臻回答,八路軍并不單純是一個戰斗隊,而且還是一座大學校,有條件的同志應該學習各種建設技能。中國在戰后的建設,需要一大批工程師,尤其需要一批有革命理想的工程師。這些優秀青年放棄學業參加抗日,在抗戰中已經證明了他們的忠誠,無疑是人才中的精華。我們目前的訓練計劃,就是為我們的未來培養工程師。

        班威廉頻頻點頭,這位“洋教授”不得不對聶榮臻的遠見卓識深表嘆服。

       

        為人民的解放事業而學

        在教學方面,盡管學生水平參差不齊,基礎課程已丟下三四年之久,但大家都勤奮苦學。兩位教授很高興,教學更來勁了。他們嚴格按正規大學的教學要求,加快教學進度。學生們也總能努力跟上,學習好的真誠無私地幫助學習差的,使大家的學習成績能夠齊頭并進。班威廉深感驚詫,不解地問:“怎么好的學生和人才都到八路軍里來了?我在那邊教學很久,為什么沒有遇到這樣好的學生?”學生們回答:我們都是為追求真理到抗日根據地的革命青年,我們學習是有目的的,是為人民的解放事業而學,為全國解放以后進行建設而學。這既是當前的任務,也是我們的理想。

        由于日軍的“掃蕩”,高級班隨軍區司令部由南向北,先后轉移到平山、阜平兩縣的幾個村莊,山溝越鉆越深,條件越來越艱苦。即便這樣,教學也沒有中斷,他們有時將老鄉的羊圈做教室教學,遇到敵機空襲,就在村外樹林里掛上小黑板繼續上課。

        研究方面由林邁可領銜,主要圍繞無線電技術展開。在聶榮臻的支持下,林邁可把分散在各單位的無線電元配件集中起來,供學生實習用,并指導學生用這些元配件組裝出了輕便的電臺供前方部隊使用。他還帶領學生對電臺收發報機進行升級改造。在改造中需要破解一道數學難題,他便聯絡晉察冀數學人才集中攻關,推導出關鍵公式。

        林邁可帶領學生對軍區總部、各軍分區上百部電臺普遍進行了升級改造,使整個晉察冀的無線電通信指揮系統保持在最佳運行狀態。從一個軍分區到另一個軍分區,需要穿越日軍所控制的鐵路、公路封鎖線和碉堡據點。一次,他們與日軍遭遇,為了掩護他們安全轉移,一個班的戰士全部犧牲,戰地文工團還編了一首悲壯動人的歌曲《保護國際友人林邁可》,在晉察冀根據地傳唱。

        在兩年左右的教學過程中,兩位“洋教授”對學生嚴格要求,嚴格考核,有周考、月考、期終考,給每個學生的表現均寫出評語,一絲不茍。兩位教授對學生的成績非常滿意,評價說:“完全達到最高級大學的水準”。學生們也驕傲地稱高級班為“吊兒大學”。王士光稱“高級班是解放區辦的一個大學性質的學?!?。

        1943年8月,高級班的基礎理論課程幾近完成。由于健康原因,班威廉夫婦離開晉察冀,到延安生活了3個多月。1944年春節,高級班學生全部結業。聶榮臻支持林邁可到延安去的想法。5月,林邁可到達延安,設計建造了600瓦的大型發報機和定向天線,第一次讓世界聽到了延安的聲音。

        在兩位“洋教授”離開后,“吊兒大學”(高級班)由他們培養出來的骨干繼續舉辦,又招收了4期學生,培養無線電人才近300人。為了適應戰爭需要,1947年,吊兒大學”正式升格為晉察冀無線電??茖W校,1948年,更名為華北軍區電訊工程??茖W校,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又幾次升格更名,直到1988年,更名為西安電子科技大學。換言之,晉察冀的“吊兒大學”,是全國著名的重點大學西安電子科技大學(即“西軍電”)的前身。

       

        走出導彈航天事業領軍人

        “吊兒大學”不僅為“西軍電”的發展打下了堅實基礎,而且培養出了鐘夫翔、林爽、王士光、梁驥等一批中國導彈航天事業的奠基者和領軍人。

        導彈航天事業的奠基者鐘夫翔是高級班學生中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擔任領導職務最高的一位。1953年,鐘夫翔任國家郵電部副部長。1956年7月國防部第五局(導彈管理局)正式成立,鐘夫翔任局長,錢學森任第一副局長兼總工程師。

        第一位彈道導彈總設計師林爽是晉察冀高級班的高材生。1958年,五院決定仿制“東風一號”導彈。林爽提出在仿制過程中學而不抄,仿而不搬。蘇聯撤走專家后,林爽同大家一起研制“爭氣彈”,成功發射了仿制的液體近程彈道導彈“東風一號”和自主研制的中近程導彈“東風二號”。因固體導彈才是世界發展方向,國防部五院(后改組為七機部,即后來的航天工業部、航天科技集團)決定組建固體導彈研究院四分院,林爽被任命為四分院院長,從北京去到邊遠地區同大家一起艱苦奮斗,為我國的固體彈道導彈及固體導彈發動機事業做出了開創性、奠基性的貢獻。1978年,林爽作為代表出席全國科學大會,四院的34項重大科技成果在大會上獲獎。

        “兩彈一星”地面測控系統的開拓者王士光,北大、清華肄業,是高級班學生中學歷最高者。1963年,王士光任四機部副部長,負責生產和軍工科技。他參與并領導了導彈、飛機、潛艇、坦克等系統的配套電子設備和地面制導、通信導航等電子裝備的研制工作,先后試制成功原子彈爆炸用的遙控系統,以及地地、地空、空空、艦艦4種型號導彈的制導系統等。

        航天事業的優秀領導干部梁驥,在高級班學習時任晉察冀一軍分區無線電隊隊長。他組織研制了60噸旋壓機床,為固體火箭的研制生產創造了重要條件,為我國航天事業的發展和躋身世界前列做出了重要貢獻。

        1983年,林邁可訪問中國,蕭克向他介紹了晉察冀高級班一些學生的情況。林邁可后來寫道:“使我非常高興的是,知道了當時參加我們無線電工程研究班的一些人已經提升到電子遙訊機構的領導崗位上來了,如王士光、鐘夫翔、梁驥、林爽等?!边@應該也是“吊兒大學”的驕傲。

       ?。ㄕ幾浴饵h史縱覽》2018年第4期 梅興無/文)

      網站編輯:白夢潔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久久狼人AV五月天,亚洲欧美日韩久久精品,一级a性色生活片久久毛片,亚洲精品中文字幕久久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