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or7ce"></tbody>
    <dd id="or7ce"></dd>
    <li id="or7ce"><acronym id="or7ce"></acronym></li>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1. 1.jpg
    2. 黨建網 > 文化大觀
      東胡林遺址:新舊石器時代文化過渡的見證
      發表時間:2024-04-09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在北京市門頭溝區齋堂鎮、永定河支流清水河北岸的階地上,坐落著一處重要遺址——東胡林遺址。早在20世紀60年代被發現之初,東胡林遺址就因新石器時代早期墓葬及“東胡林人”的發現而為學界所廣泛關注。后又歷經多次發掘,同時不斷融入新方法、新技術,東胡林遺址考古不斷取得重大突破,曾經入選“2005年中國六大考古新發現”。

        東胡林遺址所在位置系北京西山褶皺斷塊山地的一部分,由于長期以來的洪水沖刷,遺址保存已不完整,現存面積約為3000平方米。盡管面積不算大,但東胡林遺址仍具有重要研究價值,尤為寶貴的是,它為我們展示了從更新世晚期到全新世中期的多層堆積。根據碳十四測年,東胡林遺址的文化遺存年代在距今11500~9000年以前,是我們認識北京地區,乃至中國舊石器時代向新石器時代過渡過程的重要一環。

      東胡林遺址:新舊石器時代文化過渡的見證

      圖為東胡林遺址出土的石磨盤石磨棒。東胡林考古隊供圖 

       

        萬年遺存:東胡林原始聚落的重要發現 

        東胡林遺址的發現十分豐富,其中不乏多項“中國之最”或“北京之最”。

        墓葬的出現反映著人們生死觀念的變化,也是社會關系的一個投影。截至目前,東胡林遺址發現的墓葬已不少于3座。最早一批墓葬揭露出三具殘存的人骨,彼此間存在相互疊壓的現象,但因雨水沖蝕和耕地平整破壞而難以確定墓坑范圍,推測可能來自不止一座墓葬。2003年和2005年的發掘中又相繼發現兩座墓葬,保存較為完好。這兩座墓葬均是土坑豎穴墓,葬式分別為仰身直肢葬和仰身屈肢葬。從隨葬品來看,“東胡林人”的身后世界也并不單調,螺殼項鏈是最為常見的隨葬品,同時還有磨光小石斧、骨鐲、磨制的棍狀玉石制品等。

        學會用火是人類的一項重大發明。人類用火的歷史也相當悠久,大致可以追溯到舊石器時代早期,但整個舊石器時代發現的疑似用火地點都不算豐富。在東胡林原始聚落中,火塘是重要的生活設施,形狀多呈不規則的圓形。其建筑過程大概是在黃土地面上鋪墊石塊,形成大半個圓圈狀的石塊堆,用火活動就在這一范圍內進行?;鹛羶瘸瘔K外,還可見動物骨骼及灰燼等,有的獸骨和石塊有明顯火燒痕跡,應該是燒烤加工的遺留。東胡林人的定居性尚不穩定,這些火塘推測為季節性活動使用的設施。

        東胡林遺址發現的石器數量較多、種類豐富,按照制作技術劃分,有打制、磨制和細石器等幾大類。打制石器包括砍砸器、刮削器和尖狀器等,加工一般比較簡單。磨制石器僅見石斧、石錛,一般是局部磨光。細石器有石核、石片和石葉等,多為燧石制成,加工精細。此外,遺址中還有石磨盤、石磨棒、石臼和用于研磨赤鐵礦顏料的石研磨器,以及使用過的赤鐵礦石等。這些石器可以滿足人們狩獵采集、食物加工和儀式活動等方面的需求,且工具組合呈現明顯的舊—新石器時代過渡的特征。

      東胡林遺址:新舊石器時代文化過渡的見證

      圖為東胡林遺址出土的陶盆。東胡林考古隊供圖 

        此一階段的陶器制作還不甚發達,在東胡林遺址僅見平底器,器型主要為平底直腹盆(或稱盂)。由于燒成溫度不高(約在500℃),陶器的陶質比較疏松,顏色并不均勻,表面多呈現斑駁的紅褐色或黑褐色,紋飾有附加堆紋和壓印紋等。盡管發現的數量有限,但東胡林遺址似乎開啟了燕山南北一帶平底器的一種風格,也為此后陶器種類的多樣化奠定了基礎。

        遺址出土的動物遺存十分豐富,為我們了解當時的生態環境及人們的飲食結構和工具制作等都提供了重要資料。動物骨骼的發現以鹿類居多,同時有豬和獾等哺乳動物,以及螺、蚌和蝸牛等軟體動物。部分動物骨骼被進一步加工成生產工具或裝飾品,像動物的肢骨就多用來制作骨錐、骨笄、骨魚鏢和骨柄石刃刀等骨器。其中骨柄石刃刀的加工較為精細,骨柄上刻有花紋。骨鐲、蚌飾、螺殼項鏈等裝飾品則由動物骨骼、蚌殼、螺殼等加工而成,彰顯出人們的創造力和愛美之心。

        值得注意的是,在遭遇了極寒的末次盛冰期(持續時間大概在2.4萬~1.8萬年前)后,不少大型陸生動物因氣候的變化而滅絕。人類也面臨著艱苦生存的境地,在擴大肉食資源獵取范圍的同時,也擴大了可食植物的采集范圍??赡苷窃谶@個時候,便于儲藏的禾本科植物籽實進入人們的視線。經過科學系統的浮選工作,現已在東胡林遺址發現了炭化木屑、種子、果核和果實等類型的植物遺存,其中以植物種子最為豐富。尤為重要的是,在遺址中發現了14粒炭化粟粒和1粒炭化黍粒。經鑒定,粟粒在形態上已經具備了栽培粟的基本特征,是探索中國以種植粟黍為主的旱作農業起源的重大突破。

      東胡林遺址:新舊石器時代文化過渡的見證

      圖為東胡林遺址出土的炭化粟粒。東胡林考古隊供圖 

        總之,東胡林遺址是北京地區年代最早、內涵最豐富的一處新石器時代早期遺址,在東胡林遺址發現了中國最早的人工栽培粟,北京地區最早的陶器、最早的墓葬等。在舊—新石器時代的轉變中,東胡林先民逐漸由頻繁遷移過渡到相對穩定的棲居形態,季節性定居的聚落誕生。

       

        承前啟后:舊石器時代向新石器時代的變遷 

        就年代而論,東胡林遺址正處在我國舊石器時代向新石器時代過渡的關鍵階段。山頂洞人遺址距今約2.7萬年,是華北地區舊石器時代晚期遺址的典型代表。盡管山頂洞遺址和東胡林遺址在年代上差距較大,但二者之間還是具有較強的傳承性,集中體現在人類體質特征、石器制作技術、葬制葬俗和審美觀念等方面。

        根據體質人類學的研究,山頂洞人和東胡林人的下頜角均較大,且齒槽突出,不過在頦孔位置上,東胡林人顯示出一定的進步性。東胡林人打制石器的技術及組合均與山頂洞人一脈相承;在磨制技術方面,山頂洞人也具有開先河之功,他們運用于加工裝飾品的磨制技術很可能為東胡林人制作磨制石器打下了基礎。在山頂洞遺址中已經出現了有意埋葬死者的現象,并有在尸骨上撒赤鐵礦粉的原始宗教儀式,東胡林遺址的墓葬發現則更為普遍,同時出土有研磨赤鐵礦顏料的石研磨器及使用過的赤鐵礦,只不過如何使用的具體情境還有待進一步探究。山頂洞人的裝飾品豐富﹐其中穿孔蚌殼、穿孔骨器等風格的裝飾品也均在東胡林遺址見到,反映出二者裝飾取材與審美的相近。

        考古發現舊石器時代晚期北京地區人類主要居住于洞穴遺址中,但到了新石器時代早期,人類已經開始走出洞穴,來到河旁臺地上開發更為廣闊的空間,發展農業生產活動,由穴居生活向定居生活過渡,東胡林遺址就是很好的例證。

      東胡林遺址:新舊石器時代文化過渡的見證

      圖為東胡林遺址出土的骨柄石刃刀。東胡林考古隊供圖 

        東胡林人選擇在燕山山前臺地、清水河北岸的階地上營建季節性聚落,并開始粟黍等農作物的栽培與加工。在露天的居址中,東胡林人大概在寒涼時圍著火塘烤火取暖,日常享受燒烤的食物。而很可能正是在長期的生產和用火實踐中,人們逐漸掌握了黏土的性能,認識到黏土與水摻和后不僅具有可塑性,被火燒過后還具有堅固耐火和不漏水等特點。北京地區的東胡林和轉年遺址都發現了距今1萬年前后的陶器。無論農業生產還是陶器制作,在本地區舊—新石器時代過渡的重要階段都預示著人們定居能力的增強。種種跡象表明,東胡林人大概過著一種半定居的采集狩獵生活,兼有農業生產活動,距離定居社會已經不遠了。

       

        文脈綿長:見證中華文明的連續發展 

        在距今70萬年以前,北京地區就已出現了人類活動的足跡。從舊石器時代晚期的山頂洞遺址到新石器時代早期的東胡林遺址,再到新石器時代中期的上宅遺址,直至新石器時代晚期的昌平雪山遺址,北京遠古文化的連續發展,從側面實證了中國有著百萬年的人類史、一萬年的文化史、五千多年的文明史。

        距今約1萬年前開始的新石器時代也是北京地區“新文化”全面啟動的關鍵環節。采用磨制石器、陶器及農業的出現一般被視作新石器時代開始的重要標志。東胡林人的磨制石器技術較之前有所發展,發明了陶器,并開始從事粟作農業,顯現出新石器時代的文化特征。遺址中發現的火塘、墓葬、灰坑等遺跡,打制石器、細石器、磨制石器和陶器等遺物,填補了北京地區這一時期的文化空白。東胡林遺址為我們描繪了陶器起源的新路徑,粟類遺存的出土則揭示出北京地區可能是中國粟作農業的起源地之一。

        迄今為止,北京地區發現的新石器時代遺址和地點約有40余處,它們大多分布在山區或河谷地帶。這些遺址和地點也多零散分布,面積有限,但從早到晚一直有一條傳承發展的脈絡。從北京地區新石器時代早、中、晚期的考古發現來看,人們一直在居住方式、生業經濟、手工業傳統和原始宗教文化等方面進行著諸多創新創造。東胡林遺址的發現是我們了解人類利用、適應環境模式,以及進行文化創造的一把鑰匙。從山洞走向平原,“北京人”在與環境的互動中不斷向前發展。從游獵到定居,“北京人”在與周邊考古學文化的交融中不斷更新內涵,在商周時期最終邁入“青銅時代”,成為華北平原的一顆璀璨明珠。

       

        《光明日報》(2024年04月08日 14版)(作者:袁廣闊,系首都師范大學歷史學院教授)

      網站編輯:穆 菁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久久狼人AV五月天,亚洲欧美日韩久久精品,一级a性色生活片久久毛片,亚洲精品中文字幕久久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