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or7ce"></tbody>
    <dd id="or7ce"></dd>
    <li id="or7ce"><acronym id="or7ce"></acronym></li>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1. 1.jpg
    2. 黨建網 > 最美人物
      鄉村信使幫烈士“回”家
      發表時間:2024-03-22 來源:中工網

        3月5日,中宣部公布了第九批50個“全國學雷鋒活動示范點”和50名“全國崗位學雷鋒標兵”。其中,山東省臨沂市蒙陰縣郵政投遞員王德建榮獲“全國崗位學雷鋒標兵”稱號。

        “這是我做過最有意義的事情?!闭f起為烈士尋親的經歷,王德建眼睛有些濕潤。至今他已先后讓33名烈士在外漂泊多年的忠魂,回到親人身邊。

        2016年,一封來自菏澤市張和莊烈士陵園的平信,促成王德建與為烈士尋親“結緣”。這一年6月13日下午,王德建在分揀報紙、信件時,一封寄給“朱下村”“公建厚”烈士的信,出現在他的眼前?!笆占司尤皇且粋€烈士?!毙欧馍线€有一句話:“該烈士(29歲)于1947年12月犧牲于菏澤戰役。望郵遞員同志幫烈士找到家?!边@句話讓王德建心里一沉。當天下午,他就騎著摩托車出發派送,卻沒有送達成功。

        收件地址里的“朱下村”并不存在,真正的地址應該是同音的“諸夏村”。諸夏村是個大社區,有近500余戶家庭、2000多口人,再算上已故人員的信息數量龐大,派出所查無此人。王德建專程趕到諸夏村尋找烈士“公建厚”。他見人就問,但沒有人認識“公建厚”。幾經周折,一位老人無意間提及,諸夏村龔家有建字輩,或許是“公”和“龔”同音,姓氏登記錯了。

        王德建趕緊去了諸夏村的龔家胡同挨家詢問,找到一位八旬老人,自稱是“公建厚”的本家。老人回憶,公建厚應叫龔建厚,當年部隊經過蒙陰縣時,他和正在田里忙碌的母親說了聲“要參軍”,連家都沒回,就跟部隊走了。新中國成立后,龔建厚的母親曾去民政部門打聽過這個走了就杳無音信的孩子,知道他犧牲了,卻不知葬在何處。

        王德建幾經周折,終于把信送到龔建厚侄子龔德營手里。這是龔德營45年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收到信件。一開始他還不太敢收,怕是王德建送錯了。后來經過對比信息,最終確定了身份,龔德營才挨個告訴了自家兄弟、堂兄弟等親戚。至此,在外漂泊了近70年的忠魂,終于“回”到了親人身邊。

        這封信的發出人是菏澤市經濟開發區佃戶屯街道辦事處張和莊社區黨支部書記張景憲,收信人是那些安放在張和莊烈士陵園原籍住址可查的烈士。2014至2019年,張景憲幫烈士尋親的信件發往山東、河南、山西等10余個省市,共寄出千余封書信,但大部分書信都被原封退回。

        郵遞員王德建認真負責的態度,讓張景憲看到了“書信尋親”的希望,他又把一份包括10多位烈士在內的名單交到王德建手上,希望他繼續幫忙尋找。

        工作之余,王德建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這件事上。作為郵遞員,王德建發現,張景憲提供的原籍地址,很多村落經過行政區劃沿革后,歸屬地發生了變更。比如烈士王兆會,登記籍貫是沂南縣垛莊區桑園村,如今歸屬蒙陰縣管轄。若是信件寄往沂南縣,很容易被退回,因為郵遞員在沂南縣找不到這個村子。

        此后,只要閑下來,王德建就開始查詢各鄉鎮行政區劃沿革。通過郵政系統,王德建還能找到負責派送的郵遞員電話,聯系上村支書,尋求幫助。劉世元、王兆會、戚紀祥三位無名烈士因此找到了家。

        日常投遞時,王德建有意識地多和村中老人聊天,了解戰爭時期發生的事情。下班回家后,他翻看史志類書籍,上網查閱資料、地圖。他還加入了“烈士尋親志愿者聯盟”,借助團隊的力量為烈士尋親。慢慢地,王德建掌握的信息越來越多,越來越詳細,找尋的速度也變快了。

        如今的王德建,每天繼續奔走在郵路上,只是綠色郵袋里,多了一本《山東籍烈士名單》和記錄尋親細節的筆記本。為讓烈士們知道人民沒有忘記他們,國家依然銘記著他們,王德建表示會不遺余力繼續這場跨越生死的尋親之旅,讓更多烈士英魂早歸故里,與家人“團聚”。

        “一封信,一顆心”。王德建的愛心行動也感染了許多郵政人。近年來,越來越多的郵遞員加入進來,一起幫烈士尋親,組成了通往烈士家鄉的“綠色列車”。

       ?。ㄉ綎|工人報記者王瑞良 通訊員崔鵬森 高山硝)

      網站編輯:白夢潔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久久狼人AV五月天,亚洲欧美日韩久久精品,一级a性色生活片久久毛片,亚洲精品中文字幕久久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