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wǎng) > 黨建好書(shū)
    書(shū)寫(xiě)雪域高原上的大愛(ài)
    發(fā)表時(shí)間:2023-12-01 來(lái)源:人民日報

      《西藏媽媽》:徐劍著(zhù);廣東人民出版社出版。

     

      報告文學(xué)作家徐劍是一位“老西藏”,曾經(jīng)20多次進(jìn)藏,創(chuàng )作出版了《東方哈達》《雪域飛虹》《金青稞》等以西藏為背景的多部作品。這些作品既視野開(kāi)闊,又體察深入,在對時(shí)代和歷史的講述中流淌著(zhù)文化的滋味,風(fēng)格鮮明而獨特。其長(cháng)篇報告文學(xué)新作《西藏媽媽》就延續了這一特色,選材獨到,情節生動(dòng),敘述感人,溫暖讀者。

      西藏由于其自然地理、地域文化等所具有的獨特性、豐富性,一直受到文學(xué)書(shū)寫(xiě)的青睞?!段鞑貗寢尅芬蚤L(cháng)篇報告文學(xué)的形式,講述發(fā)生在西藏地區兒童福利院中的孤兒棄兒救助故事,真實(shí)反映出在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下西藏社會(huì )事業(yè)取得的歷史性成就。2013年,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出臺關(guān)于全面推進(jìn)五保集中供養和孤兒集中收養工作的意見(jiàn),以推動(dòng)實(shí)現五保孤兒“雙集中”全覆蓋。作者通過(guò)對西藏7個(gè)地市兒童福利院的深入走訪(fǎng)和翔實(shí)記述,書(shū)寫(xiě)了集中收養工作帶給孩子的福利與溫暖,生動(dòng)傳遞了雪域高原上的大愛(ài)精神。

      《西藏媽媽》寫(xiě)到的福利院中的孩子,有的因失恃失怙成了孤兒,有的一出生就是棄兒,還有的是因為家庭變故而被迫失養,但黨和政府建立的福利院使他們有了自己溫暖的“家”,愛(ài)心之家中的“愛(ài)心媽媽”使他們重新獲得幸福的“母愛(ài)”。作者先后采訪(fǎng)了100多名“愛(ài)心媽媽”,她們中最小的19歲,最大的50歲。這些“愛(ài)心媽媽”與福利院的孩子們并無(wú)血緣之親,卻以一顆顆博愛(ài)之心傾力撫養孩子們,那種舐?tīng)僦楹头瞰I精神,讓人讀來(lái)深受感動(dòng)。

      報告文學(xué)的價(jià)值和力量在于真實(shí)。對于報告文學(xué)寫(xiě)作,作者堅持走不到的地方不寫(xiě)、看不見(jiàn)的事實(shí)不寫(xiě)、聽(tīng)不到的故事不寫(xiě)。這部《西藏媽媽》,就是作者腳踏實(shí)地行走和充分采訪(fǎng)的成果。作者克服種種困難,行走雪域高原數千公里,嚴謹的態(tài)度和堅實(shí)的腳力賦予寫(xiě)作一種真切的現場(chǎng)感。

      《西藏媽媽》敘寫(xiě)的是具有大愛(ài)情懷的“愛(ài)心媽媽”群像。作為一部以書(shū)寫(xiě)人物為主的報告文學(xué),作品注重通過(guò)富有表現力的故事情節,刻畫(huà)人物的真實(shí)形象,強化作品的主題表達。拉薩市兒童福利院的卓嘎媽媽是作品重點(diǎn)塑造的人物。作品以卓嘎送孩子平措清晨上學(xué)的場(chǎng)景描寫(xiě)開(kāi)篇。卓嘎的殷殷囑咐,平措的懂事應答,一如所有溫情的母與子。然而,卓嘎自己尚未出嫁,作品將卓嘎做“愛(ài)心媽媽”的原因與經(jīng)過(guò)娓娓道來(lái),一個(gè)善良、無(wú)私、堅韌的女性形象浮現出來(lái)。卓嘎的事業(yè)選擇,既源自時(shí)代精神的感召,也蘊含著(zhù)飽滿(mǎn)的人性力量。正是這樣的講述,給作品帶來(lái)審美和情感上的感染力。

      《西藏媽媽》題材厚重扎實(shí),作品書(shū)寫(xiě)的筆調卻是散文式的,“硬筆”與“軟筆”相得益彰,增強了敘事的動(dòng)感和張力。作品采用雙層結構,以第三人稱(chēng)敘述“愛(ài)心媽媽”的故事,以第一人稱(chēng)交代“我”的采訪(fǎng)、“我”的感受、“我”的思考等。二者有機互補,讓讀者從中讀出對人間大愛(ài)由衷的感動(dòng)與贊嘆,從而獲得深深的共鳴共情。

     

     ?。ㄗ髡撸憾栽?,為中國報告文學(xué)學(xu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常熟理工學(xué)院教授)

    網(wǎng)站編輯:穆 菁
    黨建網(wǎng)出品

    友情鏈接